520小说-996520.com

媳婦的聖誕禮物

520小说-996520.com https://52dxs.com 2023-04-05 11:30 出处:网络 编辑:@多情
情色武侠,武侠小说,都市小说

媳婦的聖誕禮物

  

     “哦,哦,哦,YES,哦,YES!——”


  超大螢幕的畫王彩電上,一個體毛濃密、又粗又長的陽具活像一根驢雞巴似

的北歐壯漢正津津有味地狂插著個兩個金髮碧眼的芳齡女郎。


  “哦,哦,哦,YES,哦,YES!——”


  北歐大驢這邊揮汗如雨地插著一個女人,另一只手則摳摸著另一個女人的陰

道,而那個被摳摸著陰道的女人則將頭貼靠在女同伴的大腿根處瘋狂地吸吮著她

的陰蒂,一只手輕柔地抓摸著頻繁進出的、粘滿淫液的大陽具,並不時地將挂在

上面的淫液吸舔進嘴里。


  “呵呵,好過癮啊!”我吸著香煙,赤裸著身體,望著眼前這激動人心的西

洋景,一貫不安份的小弟弟慢慢地擡起頭來,紅燦燦的龜頭直指對面熱鬧非凡的

電視螢幕,搖搖晃晃地恨不得立刻從我的下體掙脫而去,一頭撞進電視螢幕里加

入到這場空前激烈的性交大戰。


  “怎麼,你來電啦!”媳婦漫不經心地瞅了瞅電視畫面,一只軟綿綿的玉手

輕輕地握住我的小弟弟溫柔地撫弄著:“哦,好硬的大雞巴,快點上來吧!”


  “不,你上來!”我頑皮地說道。


  “不,你上來!”


  “你上來!”


  “哼,”媳婦很不情願地翻起身來,一臉嬌嗔地說道:“盡熊人,我在上面

好累啊,大腿一會就酸啦!”


  “哎,”媳婦正欲騎跨到我的腰身上,我伸出手去擋住了她,隨即指了指鐵

銑般堅硬無比的大陰莖:“我說,你還沒給我啯呢!”


  “你呀,”媳婦秀眉緊鎖,一臉不悅地厥起了櫻桃小嘴:“凈事!”說完,

她俯下身來張開嘴巴將我的陰莖深深地吸含進去,兩排潔白的牙齒挑釁般地切咬

著我的小弟弟:“我咬死你!”


  “哦——,親愛的,你輕點啊!”我呲牙咧嘴地嘆息著,看到電視螢幕上那

個北歐大驢仰躺在寬闊的雙人大床上,身上一個金髮女郎淫浪地扭動著豐滿肥碩

的胴體,粗大的陰莖頻繁地進出于光鮮靚麗的陰道口,另一個皮色稍深一些的芳

齡女子則將肥臀厥在北歐大叫驢的頭置前任其肆意摳挖,面對此情此景我沖著正

賣力給我口交的媳婦嘀咕道:“唉,如果再有一位就美死啦,我也跟電視里那個

男人一樣,上面一個,旁邊再來一個,嘿嘿!”


  “滾蛋!”媳婦擡起頭來輕柔地罵道:“我發現你怎麼變得邪門八道的!”


  “嘿嘿,你看人家玩得多過癮啊!”我不以爲然地說道。


  “哼,那你也找一個吧!”


  “找誰啊!”


  “隨便,去叫兩個小姐一起陪你玩吧!”


  “小姐,沒意思,我怕得病!”


  “呵呵,你也有怕的時候啊!”媳婦一面賣力地給我口交,一邊自言自語地

嘀咕著:“耶誕節就要到啦,我和胡姐想在酒店渡過平安夜,可是,我們相中的

幾家酒店包房都提前預訂出去啦,唉,都怨我,總認爲來得及、來得及,哪曾想

竟有這麼多人到酒店過平安夜!”


  “哼哼,”我冷冷一笑:“凈他媽的瞎扯蛋,吃飽飯沒事干撐的,一個不信

基督的中國人過什麼洋節啊,什麼情人節、父親節、母親節的,這又過上了耶誕

節,度什麼平安夜,鬧心,沒勁!我不喜歡!”


  “你不喜歡你就別去,我跟胡姐帶著孩子去,我跟胡姐已經研究好啦,準備

送你一件聖誕禮物,哎,你想要什麼禮物啊?”


  “什麼也不要,我不願意過什麼洋節!”


  “嗨,隨大熘、湊熱鬧唄,閑著干啥啊,說,你要什麼禮物,那天你跟胡姐

開玩笑說冬天來啦,沒有錢買棉鞋,胡姐已經跟我說過啦,耶誕節給你買雙棉皮

鞋!”


  “不要,我啥也不要,我還沒窮到買不起棉鞋穿的份上!”


  “嗨,你啊你啊,人家一份誠意送給你的,你裝個什麼蒜啊!快說,還要什

麼禮物!”


  “不要啦,有一雙棉皮鞋已經夠滿足的啦!”


  “不行,那是胡姐送給你的,我還沒送你禮物那,快說,你要什麼禮物,再

不說我就咬掉你的大雞巴啦!”


  “哎喲,別咬,別咬,親愛的,既然你一定要送給我一件聖誕禮物,我實在

想不起來要什麼,喂,你押�愕弊鲆患�サ�裎鎪透�以貅嵫�克���?br />

  媳婦此刻已經騎跨到我的腰身上,正欲將陰莖塞進她的陰道里,聽到我的話

秀美的臉頰刷地陰沈下來,伸出一只嫩手狠狠地擰住我的耳朵:“你再胡說,你

再胡說!”


  “哎喲,哎喲,……”我捂著耳朵叫喊著:“放開我,放開我,我不說啦,

不說啦!”


  媳婦一臉慍怒地放開我的耳朵緩緩地上下扭動起來,我將身體向上擡起,迎

合著媳婦的撞擊:“親愛的,胡姐的身體白不白?”


  “干什麼?”


  “隨便問問唄!”


  “挺白的!”


  “這個地方毛多不多!”我抓摸著媳婦黑亮柔軟的陰毛嘻皮笑臉地問道。


  “你老問這個干嘛!”


  我突然加快了扭動的頻率,硬梆梆的陰莖狠狠地沖擊著媳婦淫液橫流的陰道,

媳婦幸福地閉上了眼睛忘情地呻吟起來:“啊——,哦——,使勁,使勁,……”


  望著沈浸在性的享受之中的媳婦,我又把話題引到胡姐的身上:“親愛的,

聖誕夜那天把胡姐找來,咱們一起樂合樂合!”


  “行,快點啊,快點!”


  “真的?你答應啦!你把她當成聖誕禮物送給我啦?”


  “嗯,我答應你,快點動,快點啊,我要來啦,我要來啦!”


  在我拼命的狂捅之下,媳婦的胴體直挺挺地一動不動地迎合著我:“啊——,

啊——,快,快啊,我受不了啦,我,我……”


  我已經明顯地感覺到媳婦陰道深處劇烈地收縮起來,細嫩的粉肉不停地抖動

著,同時分泌出泉水般的淫液。我偷偷地窺視著她,只見她雙目閉鎖,兩條柳葉

眉緊緊地纏繞在一起,雪白的牙齒死死地切咬著薄嫩的珠唇,同時不停地輕聲呻

吟著,憑著多年的實戰經驗,我預感到她真的要“來”啦,于是,我運足氣力,

粗壯的大陰莖兇狠地向上用力,一下、二下、三下,……在我陰莖強大的攻勢之

下,媳婦整個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快,快,快啊,快——啊,我,我不行啦!

——”


  “親愛的,什麼時候把胡姐介紹給我啊?”


  “快,快,快,我不是已經答應你了嗎!快動啊,快啊!”


  “說話算數!”


  “算數,一定算數!”


  “好,看我的!”


  說完,我勐地翻身坐起將欲仙欲死的媳婦緊緊地按壓在身下,把她的兩條白

腿分張到最大限度,然後用兩只手緊緊地按住,我將臀部高高擡起,濕淋淋的大

陰莖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以不可阻擋之勢直指媳婦洞口大開的陰道口,一下、二下、

三下、叭嘰、叭嘰、叭嘰、……在陰莖的狂轟亂炸之下,媳婦的陰道發出一陣緊

似一陣的、清脆悅耳的巨響,兩條狹長的陰唇被頂撞得東倒一下、西歪一會,亮

閃閃的陰蒂頭上充溢著晶瑩的愛液。


  “使勁,使勁,快使勁——,”媳婦伸出兩只手疾速地抓摸著她那一片狼籍

的陰部,拼命地拽扯著淫液橫流的兩片陰唇,兇狠地揉搓著直冒火星的陰蒂頭,

饒有興致地蘸吸著我陰莖上的分泌物:“啊——!”


  突然,媳婦狂放地唿喊起來,伸出兩只胳膊死死地摟抱住我的背嵴,兩條肥

碩的大腿狠狠地夾裹住我的腰臀,一對秀目緊緊地閉合著,櫻桃小嘴微微咧開,

急促的喘息著、上氣不接下氣地呻吟著:“別動,快別動,我受不了啦,我來啦,

哎喲,哎喲,……”


  我喘著粗氣壓附在媳婦汗漬漬的胴體上,媳婦伸出細滑的小舌頭忘情地狂吻

著我熱汗淋漓的臉頰,兩只玉手深情地撫摸著我的背嵴:“快,親愛的,往里面

插,插到最里面去,對,就是這樣,再往里一些,頂住我的屄蕊,對,就是那個

地方,頂住它,死死地頂住它,快啊!”


  我的陰莖久久地停滯在媳婦那淫液充溢得簡直能淹死人的陰道里,熱辣辣的、

青筋暴起的小弟弟熱切地感受著陰道內滑潤的嫩肉快速的擁抱,灼熱的大龜頭與

微微張開的子宮口歡快地親吻著。


  “唉,完啦,過去啦!”


  媳婦一聲長嘆,松開了雙膊,放平了兩條玉腿:“唉,太短啦,就這麼一會,

幾秒锺,十幾下就過去啦,要是能夠再長一會那有多好啊!”


  “哼哼,”我無比倦怠地從媳婦那汗漬漬的胴體上翻滾下來,順手點燃一根

香煙:“親愛的,你真的有高潮嗎?”


  “當然有啦!”媳婦的臉上揚溢著幸福之色,同時又顯現出一絲淡淡的惋惜

:“就是太短啦,書上說,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夠體驗到性交時所帶來的高潮,

有一大半的女人終生也沒有過高潮!”


  “哦,那你每次都有高潮嗎?”


  “不,不是每次都有的,心情好的時候,或者是排卵期前後高潮很容易出現,

至于平時嗎,不好說,就看你做得如何啦!”


  “親愛的,三個人同時玩高潮更容易出現!”


  “去,”媳婦一臉慍怒地推搡我一下:“又說不正經的啦!”


  “哎,誰不正經啦,告訴你,這可是你答應的哦!”


  “你,”媳婦無奈地嘆息道:“胡姐都五十多歲啦,一臉皺紋,有什麼好玩

的啊!”


  “不,我就是想玩玩她,我喜歡老女人!”


  “行,喜歡你就玩!”


  “真的?”


  “真的!”


  “來,拉勾,不許反悔哦!”


  “拉就拉唄!”媳婦依然冒著汗香的手指順從地伸進我的指勾里輕輕地推動

幾下:“好啦,不早啦,休息吧!”


  “哎,可是,我還沒泄貨呢,剛才光顧著你的高潮啦,我竟然忘記了射精,

來,這回該輪到我了吧,快,幫我泄泄貨,也讓我高潮高潮!”


  “嗯,”媳婦應了一聲然後抓起我的陰莖輕柔地撫摸著,同時將上面漸漸干

涸起來的分泌物擦抹掉,然後探過頭去緩緩地將陰莖吸含到嘴里大口大口地吞吐

起來,我側過身子扭動著腰臀將再次勃發而起的陰莖在媳婦的口腔里往返不止地

做著插抽運動,同時伸出手去肆意地擰掐著媳婦的酥乳,撫摸著她的秀髮,按壓

著她的腦袋已便陰莖能夠探進口腔深處:“快,快點,我馬上要來啦!”


  “嗯,快點射吧,該睡覺啦!”媳婦加快了吸吮的速度,一只手溫情地抓摸

著我的陰囊,滑潤的舌尖靈巧地翻轉著吸舔著閃閃發光的龜頭。


  “啊——!”


  一聲大吼過後,一股濃稠的精液哧哧地噴湧而出,媳婦慌慌張張地閉合上小

嘴將精液一滴不剩地含吸到口腔里,我嘻皮笑臉地問道:“怎麼樣,好不好吃?”


  “還行,”媳婦抹了抹嘴角:“習慣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書上說男人的

精液能養顔!”


  “什麼味道!”


  “沒啥怪味,很清香,就是有點鹹,來,你聞一聞!”


  說完,媳婦伸出一只手指貼在我的鼻孔下,我仔細地嗅聞一番:“嗯,是挺

清香的!”


                ……


  平安夜那天,女兒早早就被同學邀去共度良宵,而胡姐的大公子則在新處的

小物件糾纏之下很不情願地去未來的老丈母家歡度平安之夜,兩個孤單單的女人

一臉愁容地嘆息著:“唉,養兒子有什麼用啊,長大了就不願留在媽媽的身邊啦,

心思都跑到物件那里去啦!”


  “嗨,養女兒也沒用啊,光顧著跟同學們歡樂去啦,讓媽媽在家里曬干!”


  “早知今日,當初何必生他們!”


  “可是,如今後悔也晚啦!”


  望著兩個滿腹牢騷的女人,我沖著媳婦暗暗地使了一個眼色,媳婦心領神會

:“胡姐,算了吧,咱們還是自己找樂吧,我炒幾個菜,咱們三個人喝酒,今天

我什麼也不管啦,什麼也不想啦,一醉方休!”


  “好哇,我也準備喝他個大醉不省!”


  餐桌之上,我一面一杯接著一杯地痛飲著啤酒一面左顧右盼地望著身旁的兩

個女人,同時頑皮地沖媳婦打著飛眼,而媳婦則顧作慍怒地沖我厥著腥紅的小嘴,

徐娘半老依然風騷不減的胡姐還是有說有笑地與我打情罵俏,我估摸著媳婦可能

還沒有向她透露我們之間偷偷達成的那項奇特的君子協定。


  “來,我們唱首歌,調解調解氣氛!”媳婦打開電視機接上了麥克風:“胡

姐,你想唱首什麼歌!”


  “小城故事!”胡姐放下酒杯翻弄起花花綠綠、五顔六色的光碟盤。


  “來,我先給你們唱一首,給你們起個頭!”我放下酒杯毛遂自薦道。


  “你會唱個啥啊,盡瞎喊!”媳婦很不情願地將麥克風遞到我的手上,我接

過麥克風清了清嗓子然後也不放光碟便縱聲狂喊起來:“啦啊啦,啦啊啦啊啦,

啦啊啦啊啦啦啊啦啊啦,啦啊啦啊啦!……”


  原本甯靜溫馨的居室里頓時充滿了震耳欲聾的噪音,窗框、門框吱吱作響,

剛剛從朋友那里抱養來的小狗樂樂嚇得四處亂竄,瞪著驚賅的大眼睛茫然地望著

我,媳婦皺起了秀眉捂住耳朵,而胡姐則笑得彎下腰去!


  “快別喊啦,耳朵都讓你震聾啦!”


  “啊——,杜丘,你看,多麼藍的天啊,去吧,走過去,一直往前走,不要

朝兩邊看,走過去你就會溶化在那藍天里!去吧!”


  “快別耍活寶啦,聽我們姐倆給你唱一首!”


  胡姐輕輕地打了我一拳奪過我手中的麥克風。


  我轉過身去重新操起酒杯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個底朝天。


  而胡姐與媳婦則一邊哼唱著一邊翩翩起舞,我放下酒杯也加入到這個小小的、

小得不能再小的舞會中去,我抱住胡姐的腰枝,一只手故意捏了捏她的乳房,胡

姐微笑著瞅了我一眼,我順勢緊緊地貼靠在她的胸脯上,胡姐輕輕地推搡著:

“別鬧,別鬧,你媳婦會打你屁股的!”我回過頭去笑嘻嘻地望著身旁的媳婦,

媳婦不以爲然地報之以微笑:“胡姐,”


  “哎,什麼事,老妹!”


  “小力想跟你那個!”


  “什麼?老妹你說什麼!這個玩笑可不能開啊!”


  “真是,不是開玩笑,你干不干啊!”


  “這,——”胡姐怔怔地佇立著,久久地注視著我,臉上泛起層層緋紅:

“這,這,這,老妹,這好嗎?”


  “胡姐,願不願意隨你便!”


  胡姐繼續遲疑著,而我則已經開始扯她的衣服,並且摟過她的腦袋胡亂親吻

起來。胡姐今年五十二歲,足足大我一輪又拐了一個小彎彎,再過三個多月就是

她五十三周歲的生日。她中等個頭,身材適中,屬于那種豐碩而不臃腫、瘦削而

不干癟的女人,盡管年屆五旬,膚色依然細膩滑潤,軟綿綿的身體發散著濃濃的

高檔香水的誘人氣息,仔細地品償之後可以隱隱約約地嗅聞出一股淡淡的成熟女

人特有醇香體味。盡管平時幾乎天天在一起吃喝打鬧,可是一旦觸及到實質問題

彼此之間竟突然陌生起來,甚至感到有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我們長久地互相對

視著,媳婦握著麥克風默默地低下頭去。歡快的樂曲嘎然而止,電視畫面變成了

單調的淡藍色背景,沒有人再去理睬它。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杯盤碗筷在巨大的

吊燈照射下反射著色彩斑藍的柔光,和顔悅色地關注著我們,希望那激動人心的

熱鬧場景盡快出現。整座房子死一般地沈寂下來,只有隔壁廚間里那總犯老病的

日光燈有氣無力地、像只蚊子般地吱吱嘶鳴著。


  看來,只有果斷地採取行動才能打破這尷尬的僵局,想到此我一掃方才的窘

態,臉上露出淫邪的本色:“胡姐,沒什麼,大家只是玩玩而已!”說完,我開

始解她的衣扣,胡姐按住我的手:“小力,我跟你媳婦是最好的朋友,這樣做好

嗎?”


  “沒事,我已經跟媳婦商量過啦,她同意啦,不信你問問她!”


  胡姐瞅了瞅我的媳婦,媳婦平靜地點點頭:“胡姐,他跟說過好幾次啦,以

前我沒當回事,以爲他是在說笑話,前幾天我要給他買聖誕禮物,他什麼也不要,

一定讓我把你當聖誕禮物送給他!”


  “哦,我的好老妹,你把姐姐當成禮物送給你老公啦!”胡姐一臉羞澀地說

道。


  “胡姐,別往多處想,大家都是過來人啦,隨便扯扯蛋而已!”媳婦說道。


  “對,有啥大不了的,就是玩玩唄!”說話間我已經將胡姐那件淡灰色的羊

毛衫脫了下來扔到沙發上,接著又剝她的襯衣,胡姐不再推搡只是傻合合地瞅著

我的媳婦:“老妹,你可別生姐姐的氣啊!”


  “嗨,我生的什麼氣啊,我已經同意啦,你們就盡情地玩吧!”說完,媳婦

放下麥克風拉開抽屜拿出一個光碟包:“來,我給你們倆個助助興,放一盤精彩

的頂級毛片!”媳婦將一張光碟塞進影碟機,可是出現的畫面還是那天我與媳婦

作愛時觀看過的一男兩女的性交戲,媳婦嘀咕道:“怎麼搞的,還是那張,我再

重放一張!”


  “不用換啦,就看這張一男兩女的,這完全符合咱們的主題啊!”我沖媳婦

擺擺手。


  “呵呵!”媳婦沖我姹然一笑:“這回你滿足啦,你高興啦!你個小色狼!”


  我早已將胡姐的衣服剝得一件不剩,然後拉著她走向床鋪邊,胡姐一臉羞澀

:“真不好意思,這麼大人光不熘秋的太寒磣啦!”


  “嗨,別害怕,你看,我也開始脫!”說完,我便急不可耐地扒掉身上的衣

服:“冬天可真是麻煩啊,左一件右一件的!”


  “嘿嘿,小力,胡姐看到過你的身子!”胡姐赤身裸體地坐在床沿笑吟吟地

說道:“你記不記得啦,前年夏天你媳婦有病在家里打針,你在衛生間洗澡我在

廚房做飯,突然,你的媳婦喊叫起來:快,快,快來給我拔針頭,藥瓶里沒有藥

液啦!我一聽,急忙放下炒菜鍋向屋子里跑去,你在衛生間里也聽到你媳婦的喊

叫聲,慌張之下竟然一絲不挂的沖出衛生間闖進屋子里,當時我已經先與你跑到

屋子里正給你媳婦拔針頭,好傢夥,你渾身濕淋淋地站立在我的面前,哎喲,當

時你非常不好意思,我說:沒事,小力,我比你大十多歲呢,若是細論起來應該

是你的姨娘輩,只是我與你媳婦太要好啦,我們願意以姐妹相稱!”


  嘿嘿,我心里想道:長我十多歲,姨娘輩,那我今天就是要操操你這個大我

十多歲的老姨娘啊,說話之間,我也脫得精赤條條地站立在胡姐的面前,胡姐還

是相當地靦腆,一點也沒有放開,我悄然地坐到胡姐的身旁伸出手去掐住她那日

漸萎縮、但卻依然光滑如脂的乳房,同時抱住她的腦袋輕柔地親吻起來:“小力

啊——”胡姐伸出舌尖迎合著我的親吻,嘴里不斷地喚著我的小名:“小力啊,

這是不是有點太荒唐啦,胡姐太沒正事啦!”


  “不,胡姐,咱們幾個人在一起做愛有一種新鮮感,這能夠使你的妹妹,我

的媳婦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真的,……”


  “是嗎!”胡姐瞅了一眼沙發上的媳婦,媳婦還是平靜地微笑著望著我們兩

個白乎乎的肉體,我向媳婦揮揮手:“過來啊,傻瞅著啥呢,參與啊!”


  “你們兩個先玩吧,我等一會再上!”


  “嗨,過來吧,一起玩啊,就像電視里面那樣,快點過來啊!”


  在我再三催促之下,媳婦終于站起身來脫衣服。


  胡姐繼續與我親吻著,彼此之間用舌頭和溫暖潮濕的口液傳達著熾熱的情感,

雖然平時總是嘻笑打鬧,可是第一次超出朋友關系而緊密地接觸到一起還是有點

那個,那個!我的手漸漸向下滑落到胡姐的私處,我摸到一片細軟的性毛:“胡

姐,你的陰毛好多啊,並且很長!”


  “嘿嘿,怎麼,你不喜歡毛多的!”胡姐問道。


  “不,不,我喜歡陰毛,尤其是這個地方的毛!”說完,我將手伸到胡姐的

腋下一把拽住她那細長細長的腋毛:“胡姐,你的腋毛咋這麼長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這個品種吧!”


  我蹲跪到胡姐的私處將她的兩條細長的白腿分張開,在一片濃毛遮掩之下,

兩片肥厚的大陰唇若隱惹現,淡紅色的、閃爍著晶瑩暗光的陰蒂頭坦露著可笑的

小腦袋向我發出頻頻秋波,我撥開濃密的性毛,將陰唇向兩側分開,一個飽經風

霜的、千錘百煉的、曆經磨難的老年女人所特有的陰道口豁然洞開地呈現在我的

眼前,啊,感謝上帝,我終于親眼欣賞到那行將枯萎的、但仍然保持著夕陽西下

之時最後一股強勁勢頭的老女人的陰道,我伸出兩根手指緩緩地插進這個老邁的、

熟透的陰道里,還行,里面還是那麼柔軟、溫熱、濕滑,我的手指輕輕地攪捅幾

下,泛起一陣小小的波瀾,陰道壁微微地抖動幾個,那是胡姐在做著收縮運動,

隨即便輕柔地哼哼起來:“哎喲,好癢啊!”


  “胡姐,你有多長時間沒有做過愛啦!”媳婦早已脫光衣服坐在胡姐身旁。


  “唉喲,這可有年頭啦,自從我第二個丈夫病死以後我再也沒有找過人,大

概有三、四年啦!”


  “你在外面真的沒有人嗎?”媳婦繼續盤問道。


  “老妹,你不相信嗎,咱們幾乎天天在一起形影不離啊,你看到我跟哪個男

人有來往啦,沒有,一個也沒有!”


  “胡姐,你爲什麼不再找個老公呢!”我一面攪捅著胡姐的陰道一面問道。


  “沒意思,半路夫妻哪能有真感情呢,再者說啦,我這麼大的年紀,找也只

能找七十多啦的,有人給我介紹過,連六十歲的男人都不願意要我,小力,你說,

跟七十多歲的老頭有啥意思啊,連話都沒得說,沒有一點共同語言!”


  “可也是,”媳婦表示同意:“我告訴你,胡姐,老年人都變態,任可不找

也不能跟他們湊合!”


  “快,親愛的,趕快給我發動發動!”說完,我不由分說撲哧一聲將陰莖塞

進媳婦的嘴里,媳婦十分自然地給我口交起來,胡姐驚訝你看著:“老妹,你總

給小力這麼啯嗎?”


  “嗯,”媳婦一邊啯著一邊說道:“只要一玩他就讓我給他啯,他最喜歡這

麼玩,不但要啯,到後來還得把他射出來的玩意吃下去!”


  “哎喲,那玩意能吃下去嗎,不噁心嗎?”


  “習慣啦,已經讓他培養出來啦!”


  “嘿嘿,胡姐,來,你也償償吧!”說完,我將陰莖從媳婦的嘴里抽來一把

拽住胡姐的長髮,胡姐稍試遲疑一下但還是握著我的陰莖將其含進嘴里:“我活

了五十多歲,今天還是第一次干這事呢!”


  “是嗎,那你就開開洋葷吧,”我的陰莖早已被媳婦啯得又滑又硬,此刻在

胡姐的嘴里快速地進進出出,胡姐口交的技巧實在是糟糕透頂,看來日後得多多

練習啊。


  “胡姐,你做得不對,應該這麼啯,用舌尖舔他的雞巴頭,對,對,這樣感

覺很爽的!”媳婦誨人不倦地教導著她的大姐姐。


  我將陰莖從胡姐的嘴里拔出來又塞進媳婦的嘴里,我如此這般不斷地調換著,

一根大陰莖頻繁地出入兩個溫熱地女人嘴巴。


  “來吧,胡姐,進入正題吧!”讓兩個女人給我口交的遊戲完了約莫二十多

分锺,我滿心歡喜地將胡姐按倒在床鋪上堅挺無比的大陰莖非常順利地插進她的

陰道里,雖然已是五十多歲的老女人,並且生育過兩個孩子,可是胡姐的陰道還

是有一種緊迫感,我狠狠地抽插一番,終于將里面搞得濕滑起來,我一面插捅著

一面拽拉著她的陰唇,把玩著她的陰蒂。媳婦還是靜靜地坐在胡姐的身旁一只手

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胴體,然後悄聲地問我:“怎麼樣,你終于如願以償啦,胡姐

的里面有啥與我不同的滋味啊!”


  “親愛的!”我將媳婦摟抱過來狂放地親吻著,媳婦溫情地依在我的懷抱里,

滑潤的舌尖�熟地攪拌著我的口腔,一只纖細的小手很老練地抓撓著我的小乳頭,

一絲癢澀澀的快感頓時傳遍周身,我興奮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另一只手熘進媳

婦滑熘熘的陰道里肆意摳捅。


  “哦,哦,小力啊,輕點啊,輕點!”我把粘滿分泌物的手指抽出來塞進媳

婦的口腔里然後我們兩人共同分享著無比甘甜清醇的愛液,面對此情此景,身下

的胡姐漸漸激動起來,她完全抛卻掉最初的靦腆,縱聲浪叫起來,一只手也摸仿

著我的媳婦輕輕地撫摸著我的另一只小乳頭,而另一只手則不停地揉搓著她那濃

毛密布的陰部和陰蒂。


  “叭——,叭——,叭——!”我的陰莖狠狠地頂撞著胡姐淫液逐漸橫流起

來的老年陰道發出悅耳的響聲,媳婦循聲望去,秀麗的大眼睛放射著亢奮的光芒,

一只手不由自主地遊移到胡姐的陰部,協助胡姐揉搓起來,不時地摸摸我那快速

進出的陰莖:“呵呵,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雞巴是怎樣狂插女人陰道的,叭

嘰叭嘰的,真好玩,有意思!”


  “老妹,你與小力做了這麼年的愛,難道就沒有看到他的大雞巴是如何進出

于你的陰道嗎?”


  “看不清楚,既使是擡起頭來把脖子都累痛啦也看不清楚。”


  “這回你就好好地看吧,看吧!”胡姐扭著皮膚漸漸松懈下來的胴體奮力配

合著我陰莖的進襲,兩條長腿高高擡起:“哦——,哦——,啊——,哦——,

好厲害,好舒服啊!”


  “來,親愛的,”我推開剛剛進入狀態的胡姐,握著淫液直滴的大陰莖轉向

媳婦:“來,該你啦!”媳婦柔順地仰臥下來,我跪爬到她的兩腿之間將陰莖塞

她的陰道里:“啊,還是媳婦的陰道嫩操、滑熘哇!”


  媳婦聞言,臉上揚溢出幸福的歡喜之色,媳婦最大的幸福就是獲得我的表揚,

聽到我的話語,她含情脈脈地擡起頭來抱住我的腦袋:“是嗎,真的嗎!”說完

便開始狂吻起來。


  尚未盡興的胡姐揉搓著奇癢難耐的陰道,兩根手指深深地沒入其中,一只手

無比愛憐地撫摸著我媳婦的豪乳:“老妹的皮膚真好哇,又細又白,沒有一點斑

斑點點,在浴池里洗澡,我還沒看到過誰的皮膚能超我老妹的!小力,你真有豔

福啊!”說完,胡姐扒到媳婦潔白如玉的胴體上伸出舌尖親吻起來,我把手伸到

胡姐的私處幫助她一起摳挖著沈睡已久,今天終于被我的大陰莖喚醒的老年陰道。

胡姐用兩根手指,我也用兩根手指,四根手指緊緊地貼靠在一起共同挖掘著這座

既將衰落下來的寶藏。


  “力啊,快啊,快啊!”在胡姐的愛撫之下,在我的狂插之中,媳婦的性欲

很快便被激發起來,她無所顧及地搖晃著嬌豔的腰身:“力啊,一下一下的,使

點勁,不要光在外面亂捅,要整根都插進去,對,越深越好,使勁啊,別瞎咕悠,

死使捅,啊——,啊——,好,好,對,對就這是樣的,好,操死我得啦,操死

我得啦!”


  在媳婦的鼓勵之下,我咬緊牙關像頭發瘋的野牛般地動作著,而媳婦則忘乎

所以地浪叫著,直看得胡姐目瞪口呆:“啊,小力好厲害啊,老妹你真有個好老

公啊!”


  完全沈浸在性的樂趣中的媳婦根本沒有理睬胡姐,更沒有時間和精力回答她

的話語:“快,再快點,……哇,小力,我要來啦,我,我!”媳婦的高潮竟然

來的如此之快,著實令我始料不及,我不得不停歇下來,將腫脹起來的陰莖拼盡

全力地頂向陰道深處的子宮口,媳婦緊緊地摟抱著我:“我要死啦,我受不了啦,

啊——!”


  媳婦幸福地幾乎要流出淚水,陰道壁突突突地收縮著,汗淋淋的裸體有節奏

地抽搐著,不用問,那種孜孜以求的奇妙高潮感覺終于來臨啦。


  “唉,”媳婦嘆息一聲,漸漸松開我,我深深地親吻一會媳婦,然後從她的

身體上爬下來再次撲進胡姐的懷抱:“胡姐,讓我們繼續吧!”


  “好哇,來吧!”胡姐此刻已經徹底放開,十分自然地分開兩腿握著我的陰

莖滿含微笑地插進她的陰道里:“小力啊,也像操你媳婦那樣操我吧!”


  “可以啊,”我奮力動作起來:“胡姐,你有過高潮嗎,達到過高潮嗎?”


  “快感有過,可是高潮嘛,還沒有出現過,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真不相信

你的媳婦會玩得那麼投入、那麼忘情,這絕對是真的,不是裝出來的!”


  “胡姐,你把腿再擡一擡,我要使勁啦!”我緊緊地按住胡姐的大腿根,胡

姐笑吟吟地將大腿努力分開到極限,我將陰莖從胡姐的陰道里緩緩抽出,然後運

足氣力,調整一下姿式紅通通的龜頭直指淫液橫陳的陰道口,我在腦子里默念道

:一、二、三,開始。小弟弟接到命令奮不顧身沖將而去一頭扎進陰道深處,胡

姐受到這重重的一擊哎喲哎喲地浪叫起來,我的小弟弟在陰道里左右開弓,上下

扭動,鐵硬的龜頭兇狠地橫沖直撞生硬地捅扎著里面的嫩肉,發出清脆的響聲,

濺起一股又一股的愛液四處飛揚。


  “啊——,啊——,啊——,太好啦,再使勁!”胡姐被我的小弟弟撞擊得

縱聲喊叫起來,兩只手全部伸展到濕淋淋的陰部肆意抓撓著,拽扯著,協助我一

同剌激著她那久旱的芳草地。媳婦滿含著幸福的微笑,依然余興未息地揉搓、捅

摳著陰道。我向她擺擺手:“親愛的,過來,到這來!”


  我將媳婦拉拽到胡姐的腰部,令她張開兩腿站立著,我一面狂插著身下胡姐

的陰道一面愛撫著媳婦的陰道舌尖緩緩地探進去無比賣力地爲其口交,媳婦溫柔

地撫摸著我的頭髮:“哦,哦,小力啊,好舒服啊!”


  我又將舌尖移到媳婦高高挺起的陰蒂上吸吮起來,兩根手指深深地插進陰道

里攪捅著里面的淫液,媳婦的身體劇烈地扭動著,滾滾淫液洪水泛濫般地湧出來,

我立刻張開大嘴將其接住一滴也捨不得浪費悉數吞咽到肚腹里。


  “啊——,啊——,啊——,小力啊,使勁啊,我也來啦,來啦,馬上就來

啦!”


  胡姐擺動著肥碩的臀部,整個身體僵挺挺地向上擡起,陰道深處咕嚕咕嚕地

噴射著愛液,四壁的嫩肉仿佛被強電擊打般地顫抖起來緊緊地握裹著我的陰莖:

“啊——,啊——,啊——,”胡姐近乎嘶啞的喊叫聲越來越大,兩條腿突突地

抖動著,一只手緊緊地握住我不停插捅的陰莖:“小力啊,快,快,往里面插,

再往里插!啊——,啊——,啊——”


  我的陰莖被胡姐死死地抓住再也動彈不得,只好乖乖地沒入劇烈震顫的陰道

里接受著潮水般的愛液的熱切洗禮,透過媳婦兩條肥美的玉腿,我看到胡姐完全

沈迷在高潮降臨時那種瘋癲的失態之相,嘿嘿,只見她咧著口液直淌的嘴巴毫無

節律地喘著粗氣,兩只紅通通的眼睛一刻不停地盯著身下仿佛發現了什麼罕見的

寶貝,真是很快又皺起了眉頭:“唉,咋沒了呢,太快啦,這,這,……”


  “是的,”媳婦轉過身去沖胡姐說道:“胡姐,高潮來得不容易,可走的卻

特別快,簡直就像風一樣誰也抓不住,可是,那一刻真是消魂啊,要多舒服有多

舒服,要多過癮有多過癮!”


  “是挺過癮的!”胡姐無奈地坐了起來:“就是時間太短啦!”


  “我說二位!”我握著濕淋淋的大陰莖站立在兩個女人面前:“你們也舒服

啦,也過癮啦,可是,我呢,我怎麼辦啊!”


  “嘿嘿,”媳婦甜美地微笑道:“這還不好說,按老規矩辦!”


  說完,媳婦抓起我的陰莖便快速地吸吮起來,胡姐再也沒有任何顧慮,儼然

成爲我們夫妻兩人世界中的另外一員啦,看著媳婦如此賣力地給我口交,她伸出

手來無比羨慕地撫摸著我的陰莖根部,我將陰莖拔出來送到胡姐的嘴邊:“胡姐,

來,該你啦!”


  “好的!”


  兩個女人跪在我的身前握著我的陰莖你吸一通,她吮幾下,無比熱切地給我

進行著口交,青筋暴起的陰莖頻繁出入于是她們兩的玉口,眼前的電視螢幕上恰

好也是兩個金髮女郎正給那個北歐大驢輪番口交,我興奮地模仿著,只見北歐大

驢突然殺豬般地吼叫起來,白嘩嘩的精液噴泉般地狂泄而出。哇,再低頭一看,

我竟然也跟著射起精來,濃稠的精液噴得胡姐和媳婦臉上、鼻子上、口腔里到處

都是,一片狼籍,潔白的精液緩緩向下流淌順著脖脛一直滴落到她們兩人微微顫

動著的酥乳上。


  “啊,好爽!”我一屁股癱坐在床鋪上,媳婦抓過一卷手紙小心奕奕地擦試

著我的陰莖:“怎麼樣,過癮啦!”


  “嗯,”我點了點頭:“喝酒,來,繼續喝酒!”給將三個杯子盛滿白沫泛

起的啤酒:“來,喝,喝,喝!”


  “好,喝,”媳婦接過酒杯就著口腔里面的殘精痛痛快快地飲下大半杯然後

又將酒杯盛滿:“來,胡姐,喝啊,喘口氣,喝上幾杯一會繼續玩,今年的平安

夜咱們幾個一定要好好地過過癮,來,干杯!”


  “干杯!”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